「上海兼职论坛」五年转型成绩寥寥,银行错过了什么,又做错了

   |    2020年2月23日  |   手机赚钱  |    0 条评论  |    90

ad

在2018年年报里,针对金融科技对传统金融机构的冲击,招行做了深刻反思:

“过去十年,传统金融机构已惘然目睹了金融科技重新定义零售业务的全过程,从支付延伸到存贷款、财富管理,传统银行的资金中介、信息中介职能已受到深刻冲击,信用中介作用亦面临威胁。随着社会发展从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深入,金融科技重新定义公司金融和资产管理也迫在眉睫。”

作为数据密集型行业,银行业一贯是科技应用的先锋军——上世纪80年代的ATM机、90年代的网上银行、十年前的手机银行——大的科技创新总是率先在银行业落地,为何最近十年间,却错过了金融科技革命?

一如功能机王者诺基亚错过了智能机,之所以错过,是因为连续进化的技术发生了跃迁——诺基亚孜孜以求进行硬件升级,让键盘更好用,苹果则取消了键盘,开辟了APP体验的新战场。

银行业一直从降本增效的视角看科技,一旦科技的角色发生跃迁——从降本增效到重构金融模式,银行业过往的科技优势不复存在,其对科技的继续投入也步入歧途,互联网企业从零起步,反倒可以在新战场上开疆拓土、一路领先。

不过,这只是问题的一个视角。

过去十年间,恰逢宏观经济动力转换、增速换挡,银行业被利润增速腰斩、不良攀升搞得焦头烂额,错失了移动互联网最关键的两年(2012年和2013年)。

一朝醒悟,奋力追赶时,才发现,一步落后、步步落后,无可逆转。

一步落后

2011年,是银行业步入艰难转型新周期前的最后辉煌,只是,当时大家浑然不觉。

当时的银行业,仍沉浸在躺着赚钱的巨大喜悦中,时任民生银行行长洪崎的一则发言,是最好的注脚:

“整个银行业这些年数字非常亮丽,尤其像今年(2011年),整个企业的资金需求、经营压力很大,中国银行业一枝独秀、利润很高,不良率很低,大家有一点为富不仁的感觉。企业利润那么低,银行利润那么高,所以我们有时候自己都不好意思公布。”

次年(2012年)3月,上市银行年报发布完毕,受优异业绩鼓舞,银行家们普遍对未来充满信心,如工行在年报里提到“2012年必将又是一个充满希望、收获希望的好年景”。

事实却证明,2012年,是银行业希望破灭的一年。当年,商业银行税后利润增速接近腰斩(从39%降至21%),之后便一路下行,再不复前十年的辉煌。

五年转型成绩寥寥,银行错过了什么,又做错了什么?

这背后,与宏观经济的重大转向有密切关系。

自2005年起,一连七年,每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都将把目标GDP增速设定为8%,以至于市场开始流行“保八”理论——

经济过热时,GDP增速8%即算达标,不必过高,以鼓励结构调整和节能降耗;

经济低迷时,要确保GDP增速达到8%,不能更低,以扩大就业和维护社会稳定。

慢慢地,市场开始对“保八”奉若真理。2012年3月,政府工作报告却首次将GDP目标增速设定为7.5%,并解释道:

“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略微调低,主要是要与‘十二五’规划目标逐步衔接,引导各方面把工作着力点放到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、切实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上来,以利于实现更长时期、更高水平、更好质量发展”。

也许,加把劲、努努力,继续保八没有问题,如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曾在当时提出“未来中国还有20年或者更长快速发展的时期,在这个时期内,中国还能维持8%的GDP增速”,但政府却决定放弃这条被市场默认为红线的“红线”。

这里面,拐点意味浓厚,自此,宏观政策出现重大转向,中国经济步入结构调整、增速换挡期。

五年转型成绩寥寥,银行错过了什么,又做错了什么?

宏观经济政策的重大转向,叠加央妈降息及利率市场化改革推进,直接将银行带离利润高速增长的“舒适区”。

2012年,银行利润增速遭遇腰斩,猛地掉入“衰落”的拐点。此时,稳住利润增速不滑坡成为商业银行首要任务。如工行在2013年3月发布的年报中提到,

ad
回复 取消